黄梅

「好——热——啊——」

我是故意想引起他的注意的。安静的房间里只有闷热的空气和他怀中的小猫被他的顺毛舒服得喵喵叫的声音。他没有理我。我就故意又大声了点。

「哎你说我要不要理个短发?」

只要你一声好我立刻就拿你那把钻石剑把头发给割掉。

…开玩笑的。

他恋恋不舍地把猫放走了。

然后解开了自己的粉马尾,把橡皮筋圈在两指间。

「你转过去。」

好奇地照他说的做。头发被对方从后边一把抓起,接着是一阵温柔的摆弄。意识到是在给我绑头发后还能感觉到几根发丝从他的笨拙的手心中滑了出来。

「这样就不会热了。」

身后传来的是炎热的吐息。

还有熟悉的气味。

怎么感觉绑起来还更热了。

嘣——

「啊。」

可怜的橡皮圈断掉了。

傻子,因为我头发比你的厚啊。

可那人还不肯将手从头发里抽出,温柔地抚动着,就像给猫顺毛一样。我舒服地支起了腰。不对这只是不可抗力,是本能啊本能。

「像我一样绑起来就不热了,别剪。」

不紧不慢,似乎不容反驳。

「怎么,就这么喜欢我这头长发啊?」

……

…干吗别沉默啊超尴尬的。

他停下手上的动作,头发又散在了我的两颊边。

然后我真特别感谢他这样做了。

「…嗯。」

因为这样他就看不见我发红的耳郭了。

 
2016-05-22
/  标签: p芬
   
评论
热度(15)
只写自己喜欢的